A团出坑
相逢就是缘

愿这个世界
少一些OOC
多一些清醒

夫唯不争,故无尤。

等待花开(全)

(别名:糕韩语先生的暗恋流水账)


【现实向】 【都是瞎猜】【时间跨度大】

【可能ooc】 【白开水流水账】

【懵懂和错过】【开放式结局】


【上】


高瀚宇有一个弱点。他不知道。

1.

因为他并非科班出身的演员,想要转型成演员来走下去这件事,需要像健身一样付出很多的努力和时间。


念着台词在家里走来走去,走到镜子跟前还即兴来了个拔枪。


“嗯,挺利落。”高瀚宇点了点头,冲着镜子里的自己挑起了嘴角。


再次看向那个长到无数次被他摔了又捡,捡了又摔,挠头得不行的剧本,“也不知道谁要和我一起受这份罪。”他这样想。


马上就要开拍了,也拜托经纪人去问过,不过演对手...

半梦半醒逢魔时

看着白夜行看着看着困意突然袭来。


断断续续从早上九点睡到了下午两点。


醒过来时候记得中间醒过一次时候似乎遇到了格外可怕的事情。似乎是在从潜意识里排除死亡选项一样。


坠楼的腾空失重,无限的下坠感,和下坠带来的毛骨悚然的压迫感。还有也许是从胸腔里发出的,如同假人坠落到地面时沉闷的“嘭”的一声。


窒息感。肺部的刺痛和无助中的绝望。


呛到时候火辣辣的鼻子和咕噜噜的水声。


皮肤撕裂的类似“刷”的一声,细细密密的疼痛从伤口处传来(一定是不够深才会是这么温和)。梦里的我似乎用冰块阵痛来得(无力吐槽orz)。一点点变冷。但是一点点变冷这件事,我一定坚持不到底的,我觉得(也许...

太糟糕了

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塌陷了…就像冬春交替时候太阳光细微的光线和它带来的温度,轻轻地,“咔”地一下敲碎了房顶雪的平衡点。


接下来是一大块雪的崩塌和滑落……


我试了,我去听之前当作是氧气瓶的歌。不行,只是一点点安抚,完全振作不起来。集中不了注意力。什么都不想做,想哭。只想哭,哭不出来。无力感令人绝望。


明明今天还有好好恢复了锻炼…明天还要去室友家里玩…希望千千万万不要给她们扫兴……


太难过了。轻敌了。之前走到食堂时候有过一瞬间恍惚的,没当回事儿来的,失策了…心理准备上的失策……现在祈祷这只是大姨妈到来之前的不稳定……希望来了大姨妈以后就能恢复……希望不是真的开始恶化……希望还在...

毛玻璃宇宙,星星,网和碎碎念。

男人们喜欢细腰,于是有了加着钢骨的束腰。勒啊勒,毛细血管如果也有思想,不知道它们会不会喊疼。


我知道我生活在一个毛玻璃宇宙里。里头是空旷广大的一块宇宙,外头是更空旷广大的一块。对于外头的世界,偶尔看得见偶尔看不见,但是也不是很重要。因为里头世界里的事儿,对于我来说已经足够目不暇接了。


我今天也安定地祈祷着可以有突发事故让我死去。这样我就不必想很多很难受的事儿了。


比如宇宙里日渐浮出的大网,那个网是用来捕闪闪的星星的。一旦被网挂到一角,那颗星星就会逐渐黯淡,最后消失不见。


我是凡人,凡人是没有造出这种大网的法力的。魔法生在极少数人的灵魂里。那些极少数人是圣人。


因为...

【关于昨天《蜜蜂与白玫瑰》的补充】

图一:饼的眼镜(请脑内自行添加眼镜链)

图二:克拉巴特巾 图三:糕的新制服

气质参考图四图六 糕军装图淹没在我的图片里没找到 考古糕微博或者是后援会微博应该能找到


【瀚冰】蜜蜂与白玫瑰(一发完)

骑士糕X王子饼  OOC OOC OOC


18岁以下止步


所有的脏都属于我


风声呜咽着掠过枯萎的蔷薇花墙。


树木漆黑的枝桠点缀着只印了一朵云彩和月亮的墨蓝夜空。


房间里堆了大堆的白玫瑰,香气随烛光和炉火漂浮。绩效饼披着一条米白色法兰绒的毯子,坐在他的小羊皮椅子上写着什么。


“啪嗒”


绩效饼抬起头,推了推花纹简雅的半框眼镜。鏡链的冰冷触感提醒他这是一个多么需要温暖的夜晚。


于是他去摇了铃,吩咐送过来一杯加蜜牛奶和一壶红茶。仆人腿脚麻利地送了过来。绩效饼笑着向她道了谢。


绩效饼王...

【瀚冰】一支润唇膏引起的吵架(一发完)

现实向傻白甜


饼正坐在沙发上吃橙子。


因为剥橙子而把油笔水弄到手上的糕在洗手间哗啦哗啦地洗手。擦干净手走到沙发边时候刚好饼一口橙子没咬明白,汁水“呲儿”地一下窜出来。饼来不及擦下巴,着急放下橙子抽了纸巾去擦茶几。


糕觉得好笑,伸手拿了纸给他擦。


“那橙子皮你怎么办了?”


“放冷藏里了。”糕挠挠眉毛。


饼拍了拍他的大腿。一脸的“你真是个好人啊。”的感慨。


突然被发了好人卡的感觉让糕心里痒痒的。“想我没。”


“没。”


“胡说。”糕扳过他的头来,俯下身...

© 一只小刺猬 | Powered by LOFTER